止凡著作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初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初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初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初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初版

2015年2月7日星期六

世紀工程暴露反智議員

由於止凡本身是工程界的,對香港所有大型工程的消息都十分關注,尤其機場第三跑道更將會是香港史上最大型工程項目,對財務有興趣的我,對這項目的融資方法,又怎會沒有興趣呢?


有報導指,機管局在上月中已向行政會議提交財務及融資方案,估算造價1400多億,建議由政府作擔保人發行債券、及開徵150至200元的「機場建造稅」集資。

我聽到這個消息,第一個感覺是這集資方法實在一絕,真的不用政府付錢?實在好到極。講真,我真有點擔心這個財務安排到底是否真的能實行,始終工程費用是1400多億,機場上一個年度賺60多億,給政府派息50億左右,按這計算,預計往後每年都有些增長,也需要20多年吧,若以這個balance sheet真的能自付盈虧就搞定,實在厲害得不得了。

當我還在盤算及擔心之際,已經看到報導有立法會議員已經發表了看法,認為機管局利用發行債券及向離境乘客開徵建造稅等方式籌集興建費,企圖由行政會議直接通過方案,批評當局做法是刻意繞過立法會,迴避公眾質詢,並利用行會內的保密機制,以「黑箱作業」形式通過涉及1400億元興建費的融資方案。

聽到這些立法會議員的看法,第一時間感到很反智,他正在爭取要政府付錢,要納稅人付錢,為何硬要納稅人付錢呢?雖然,看金錢的流轉,由於建造新跑道,日後機場不能每年都向政府派息,債券亦要政府作擔保,機場財務出事的話亦是政府背起債務,這樣說的話,好像羊毛出自羊身上,這筆建造費用還是間接由納稅人付費。但誰說一個政府全資擁有的機構定必有錢拿回庫房的,大家看看房委、房協,亦是滿身資產,但財務上還不時需要政府注資,如今機管局對未來的財務能力如此有信心,這不是好事嗎?

議員所提出的質疑,即刻意繞過立法會,不想讓立法會議員監察,這都是不說出口的重點,但這有何錯?政府超過800萬的款項(這數額不知有否更新)就要過立法會,所以才成立很多什麼基金,什麼委員會,什麼組織,好讓政府批了一筆注資,以後的運作就由委員會決定,不用交代,所以上年財爺話要成立一個數以千億元的發展基金,應該也是這個說不出口的邏輯。

讓立法會監察的項目就不會出事嗎?大家看看高鐵,這工程不正正是政府資金,由立法會監察的嗎?超資延期一次又一次,監察就有用?看著一眾立法會議員去監察這類大型工程,不要算我在業界內的知識,就連一般常識都欠奉,不要期望立法會議員作監察就能產生什效果,這只是讓他們多一個政治舞台表演,而由於監察動作而多出來的成本更要納稅人支付的。再者,今時今日,要過立法會的事情,又有多少個能起動呢?想香港繼續向前行,能想出辦法繞過立法會,這是高明。

看到人心存lost-lost的思維,心情會很不安樂。這類人對待一些事情,就算對自己有利無利也好,只要知道這令對方有利,就一定反對,最好令大家都不好過。看到今天的政治氣候,實在充滿著這樣的思維,部份人會認為,事情對香港人好不好,對自己好不好,這都不重要,最重要是不要看到別人有好處。

談談這個「機場建造稅」,就當是每人每次200元,若每天都要飛的人的確成本增加不少,但這是用者自付,多用多付也算公平吧。還有,這個稅項應該連外國人也要付的,即是代表誰用機場就要夾錢建新跑道,而並非一定只是香港納稅人夾錢建機場給外國人用,向世界各地人口吸金,又一高明。

計計這個「機場建造稅」,拿一般市民來說,一年飛兩次也算正常,一年就給了400元,到2023建成之前就付了3200元,這就替建造機場付出了自己的一份。若是1400億元全由政府付費,納稅人付費,這就能讓立法會議員監察了,這樣的話,我們付了多少錢呢?不去考究納稅人口,更不去考究納稅人口當中不同人所納的稅如何,隨手拿個就業人口數字來計計,粗略地取個感覺,就把香港的就業人數當成是380萬,拿這個工程費用1400億元來除一除,即每人要付37000大元。

我只是一名普通市民,不懂什麼政治及高深理論,我只知今天我不用付37000元去建這個第三跑道,未來八年可能只需付3200元就行了。可是,有些立法會議員就是要替我爭取付37000元來讓他們有個表演舞台作出監察,更讓他們有機會設下一關又一關令這工程受阻,心領了。

一直以來,我看這個機場發展問題簡單得很,新加坡的面積跟香港差不多,人口比我們少一點,大家都是國際城市,機場的用途運用都差不多吧。新加坡上年已經決定興建第四條跑道了,香港還在慢慢磨,研究及辯論第三條跑道需不需要,就算今天落實了也要2023年才有,我們不就是跑後人家二十多年了?作為工程界一份子,甚至作為普通市民,對這現象很是擔心。

66 則留言:

  1. 總之依個政府應該做嘅野就唔做
    淨系小恩小惠比D小眾
    中低下果班就最慘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個政府?文章並無這個意思,反而是在批評議員。

      刪除
    2. 政治總是醜陋,及充滿陰謀,小弟實在不懂。

      刪除
    3. LI JACK有意無意, 無論文章說什麼, 都說成政府不對, 這就是一些港人的心態。
      其實激民派一貫有專人在網絡做野,見怪不怪。

      刪除
    4. Jack兄平日也常來交流,感覺又不是激民派一類,若他可以加以解釋就更好。

      刪除
    5. >> 大吉

      又例如 啟德發展區,
      空置十多年, 很多事情都議而不決 決而不行
      唔同港英政權 事事不到位
      依家政府所有事都自我審查
      有錢果班對他們影響有限
      反而我地黎民百姓就好慘..

      >> 止凡
      政治角力嘅事我亦不懂,,,
      我只系好客觀咁把整個群體叫做"政府"

      刪除
    6. 總之今天的政治生態實在可怕。

      刪除
  2. 立會議員並無要求學歷,更不會要求要財商要高,所以而家睇到嘅係很多都喜歡玩權力鬥爭,總之政府當議員無到就要為反對而反對,但在止凡兄這種有財商的工程師來看,這是士蕉拔。

    回覆刪除
    回覆
    1. 學歷高如許仕仁,財商也不見得很高,而且提反對的議員本身也是專業人士,但所爭取的東西又何其反智。

      刪除
  3.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回覆刪除
  4. 議員們覺得不被重視,所以要做d野。
    佢地應該都無用依種方法去分析。
    不過個人黎講就關心環境問題多一點,不過我覺得為左發展,政府都唔會多理,搵多幾個環評吹下水就了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關心環境是較合理的理據,但若議員談到重視不重視的問題,這就有點兒那個,為了議員受重視,就要我付上十多倍的金錢,這不太可取。

      刪除
  5. 死亡遊戲 – 第三條跑道與深圳機場的空中衝突 http://tiandiyouqing.blogspot.hk/2015/01/blog-post_23.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今時今日政府與市民的互信出現很大問題,任何政府報告或專業機構解釋多少遍都沒有用,坊間隨便一篇張三李四所寫的文章,連其資料來源及真確性也不清楚,只要說什麼陰謀、什麼隱瞞,文章就會被瘋傳,網友都會覺得是真的,這情況實在令人憂慮。

      刪除
    2. 止凡兄,這個博客是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的博客,其他網友也指出了很多承接這套觀點的文章,不贅。很多市民不會盲目相信早已令人失望的政客,只是看到多年來大量工程變成大白象,很難相信政府和官員了。

      早兩天看官員上節目企圖解釋,對空域問題也只能模糊地說"已達成協議,但要確定建三跑才可公布",這種做事方法是要市民相信政府的把關,但政府把關的尺度未免太低,看東江水、看甚麼港珠澳大橋,都是亂花錢的證據,更不用說其他網友提的環評考慮。

      刪除
    3. 多謝意見,林超英是前天文台台長,未必有相關專業知識。我看這事情又未必帶著有色眼鏡看,建不建這跑道,講真,對我生活都未有任何大影響,寫這篇文章只是對議員的質素有所不滿而已,政府陰謀與否,我還是不予置評了。

      刪除
  6. 如果第三條跑道真你有用, 可以用者自付唔駛市民大眾俾錢當然最好.
    不過如果整個機場建設只是用作利益輸送, 起出來只是讓香港負債而對香港害多於利時, 政府被監管而重新規劃才是對香港而然是好事.
    其實機場發展的問題應該在於管理而非單單只因基建不足, 如止凡兄或其他讀者對此題目有興趣者可多搜尋其他相關文章作參考, 相關反對第三條跑道文章可在fb找到: https://www.facebook.com/No3rdRunway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你的意見,有時間我定會留意一下。

      刪除
  7. 除了議員反智,一些民間團體的反對理由一樣反智。最經典的係因為白雲機場已經有新跑道,所以香港唔需要有。若按此邏輯,香港甚麼都不用發展。(唔洗起樓,因為國內大把鬼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看電視還聽到有聲音話把山頭削平20米之後,就可以大大增加升降量,而維持雙跑道,聽到我一頭霧水。總之,又是那句話,宏觀一點看,新加坡第四條跑道去馬了,回看香港,實在百感交集。

      刪除
  8. 有冇聽過,泛民認為成立創新及科技局將可能成為梁振英的一項功續(即他們同意成立創新及科技局將對香港大為有利),因而要拉布拖垮計劃,明顯因私忘公,不是為香港好,他們只是不斷戾橫折曲,製造事端,令香港無法前行,再把責任推給政府,用情緒欺騙一些無知的市民罷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在政治上屢見不鮮,但有時做得越來越過份,越來越反智,會令不少平日政治中立的市民開始感到不滿。

      刪除
  9. 立場不同吧!
    坐的位置不同,說話都會不同,
    所謂屁股影響大腦。
    成日公司開會都係甘既情況,哈哈....
    政治民主都是如此!!!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找來這批議員替我們爭取什麼,做出如此反智的行為,想起都怕。

      刪除
  10. 現在的立法會議員質素實在很差勁,不是嘈吵爭拗便是說出一些低水平的說話,香港給他們這樣搞,不要說新加坡,就連內地的二線城市也會追過。 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政治發展出兩派極端,中間派變得不是大多數,這結果就是這樣,大家都不好過。

      刪除
  11. 止凡兄,很同意你的觀點。而家好多人都被民粹主義沖昏頭腦,好少人客觀評論事情。香港需要的是清晰及客觀的思維,在這個不斷進步的年代,香港真的輸不起!

    金公子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惜,依我觀察,中間緩和一點的理性分析聲音,一出來就會被兩派極端夾擊,被批評得體無原膚,這情況對香港很不利。

      刪除
  12. 止凡兄,一個世紀政府工程,卻耍小聰明企圖繞過立法會、公眾討論,是很壞的做法。
    第三跑道應不應該起,起在哪裡,需不需要第二個機場,這些都是值得討論的事情。
    一個政府支持的機構,資金、土地、經營權都是出自港人的,市民當然有理由去監察。
    如今變成獨立王國,企圖繞過市民,政府不被信任,正因這種做法呀!

    香港要發展之前,先需要一個對市民負責的政府。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就算拿高鐵為例,當日提出的一地兩檢問題,以及錦上路總站民間方案,都值得各方討論考慮。
      今天超支幾百億,這個一意孤行的政府責無旁貸。

      刪除
    2. 正如我所講,本身也是工程界,對這事件也時有關注。依我所見,早於2010年就話要建第三跑道了,記得當時還有兩個方案,是第三跑道還是擴建第二跑道。我想過不過立法會也好,公眾資詢始終會做的,相信亦會有人申請司法覆核,這些程序走不了的。

      今天這篇文章所提出的觀點只是融資方法,若由政府全資付出,要過立法會,由市民去監察,要出事的仍會出事,結果只會每人多付了37000元。尤其是你舉了高鐵的例子,我又看不到要政府出資,要立法會及市民監察的項目,能有效避免你所提出的情況。

      可能不少人的確不想建這個工程,香港當然不會有問題,地仍然是地,海仍然是海,航空業什麼升降量不足,發展動力有問題,與我何干。只不過,要建的話,就由機管局自付盈虧,用者自付,其他的,我一個小市民,不懂,亦不想去理。

      另外,讓我以一名小小的工程師身份談一點點,其實你所提出的錦上路民間方案,在工程專業平日工作所理解,是一個很可笑的方案。一個設計所要求的,是數以千計的專業去做幾年設計,所涉及的設計、地權、賠償、財務、技術、審批、利益,複雜程度可以想像,但今天這個政治氣候,就是任何大型工程,到臨門一腳,就由一班layman,在地圖上畫兩筆,就話這是可行方案,要政府掉走舊的方案去討論新來的方案。業內不少工程師在行內三四十年,可能個孫都大個當年這班年青人,若這班年青人也是工程界的話,應該還在公司內跟這班前輩學習的階段,做工程項目不是這樣做的。

      平日這裡少談政治,不過作為工程師,對這類事情絕對有感而發,不認同不要緊,只希望能帶給各位多點角度。

      刪除
    3. 止凡兄尾二那段說出了重點。

      刪除
    4. 這是跟工程界朋友常常討論的概念,不過很少在這裡發表。

      刪除
  13. 我記得林超英的發展藍圖是回歸前的產物,現時機場的使用情況在以下幾方面有所不同:
    1. 航空業的成本比以前下降,航空客貨運量大增
    2. 廉航在亞太區急速發展,機型以細機為主,客量少但班次多
    3. 空運作為物流發展重要的一環,快遞的要求令貨運的增長遠超預期,回歸前的X形客運大樓被改變為貨機泊位

    現在的發展矛盾是我們是否應該因為航空業的貨運和廉航的發展而填海。回答這條問題前,大家又是否應該回顧香港開埠以來,我們是怎樣去面對城市規模增加的問題。

    解答到以上的問題就會知道什麼叫智慧,什麼叫反智。

    周周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些人環保上腦,輕重不分,香港只有約一千平方公里,要住上七百多萬人,不准填海,不能開發郊野,要留下僅有的海洋和土地給海洋生物和蛇蟲鼠蟻,怕海豚不回歸給非常少的一群人觀賞,怕稀有物種在地球上只有丁點般大的香港消失,便要香港人無地可用,不但難以改善居住質素,低下階層更被迫用上大半的收入,才能以劏房暫時解決居住問題,更不要說經濟發展了。

      刪除
    2. 其實這些論點,我不止一次在電視上聽過機管局人員解釋,相當合理,亦有充分數據支持,憑記憶好像回應如下:

      1. 不只貨量,旅客亦一直增加,最新一年達6000多萬人次。

      2. 香港的大小機型比例,是全球排第二的,第一好像是日本某機場,只得單跑道,所以用大機的比例甚高。用較多大機的話,我們也要犠牲,例如一日有八班飛日本,他朝可能全改用大機,一日只得兩班機,這方向需要深思。

      3. 回歸前的X型客運大樓被改為貨機泊位,主因是發展上這是瓶頸,而餘下的土地正在建中庭客運廊,2015年落成,容量相同。再者,今天的瓶頸在於跑道,並非客量、貨量、商場土地的問題,是基建應付升降量的落後問題。

      記得回應中還解答了不少坊間疑問,好像削山的方案,每分鐘80架的能力等等,我只憑記億把這些寫出來。總之聽完的感覺似是林先生只是在沒有數據在手,拿一些十多年前的舊報告,用邏輯在家分析一輪所提出來的質疑,而官方的回應、資料及數據,都會被ignore,或不信任。

      話說回頭,這篇文章並非話第三跑道該建不該建,原意只在分析融資方法的可取性,突然變成好像在辯論興建第三跑道似的,有趣。其實第三跑道能否去馬,我並不十分肉緊,大家放開一點吧。

      刪除
    3. 我也明白追求自由兄的氣憤。討論香港的經濟發展、如何發展、什麼方案對香港有利、香港人政治取態如何等等,把這類議題放到這裡,好像難以負荷,還是簡單談談財務知識算了。

      刪除
    4. 最反智和最令人氣憤的是一群laymen,在一些工程師用了三數年考慮的方案,就毫無道理地推翻,這只是一些純粹政治立場的表述,而非從技術理性考量,這些政治壓倒技術的議政表現,真的能彰顯公義嗎?

      周周

      刪除
    5. 有道理,其實作工程設計規劃的不只工程師一個專業,還有不少測量師、建築師、會計師、律師、特別課題的專家等等,規模之大可想而知。

      刪除
  14. 政府提出所有唔理正確與否,有一班議員都反對,香港所有發展都停滯不前,周邊地方就不斷發展趕上來,但呢班議員又係香港人選出來,奇怪
    香港以前既優勢,已經所剩冇幾,結局只係遲早玩完
    其實我相信+x哥已睇到,已經步署唔以香港為基地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若你說的周邊地方是指新加坡的話,它並不是趕上來,而是超越了並在拋離中,記得早幾年還把香港當成是假想敵,如今人家已不把香港放在眼內了。

      無辦法,只是內鬥,也不知消耗了多少精神時間,身邊不少工程師,看到不少大型工程,都會心想「傾完就去啦,仲傾?又玩返轉頭?死得啦!」,看見近年的新聞,大家都心感無奈。

      刪除
  15. 所以大家記得登記做選民,
    踢得幾多政棍走就踢幾多走。

    回覆刪除
    回覆
    1. 已經登記做選民,但以今天的議員質素,很難決定投下誰的票。

      刪除
    2. 好簡單,策略是狙擊泛民,邊個最有機會贏泛民就投佢
      過左咁多年,已睇通泛民的目標只是破壞,既然係咁,選隻豬都好過選佢地

      刪除
    3. 看來你頗激動,哈哈。

      刪除
  16. 你好, 止凡兄
    很喜歡看你的網頁,亦從中學到不少知識,先感謝!
    看見關於機場三跑的討論,我沒有太多專業知識的普通人真的不懂如何討論,
    覺得正反的論點都有道理, 前幾天看到胡盂青小姐的專欄關於機場三跑的討論,
    ,實在不懂分析其對錯,

    止凡兄,可否幫手分析一下胡盂青小姐的文章,希望從中學習學習!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50205/19029741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亦希望其他網友,如有灼見亦可發表一起討論,重點的是集思廣益,從中學習

      刪除
    2. 雜思廣益

      刪除
    3. 胡孟青小姐的觀點幾特別喎。何解佢講到香港機場就只有香港人會用咁呢?
      其實用者自付已經係好公平的做法,唔止香港人,其他旅客都要負責,幾好呢~
      胡小姐似乎睇得窄了點。

      刪除
    4. 這金額是多是少,又或者應該建第三跑道,本來都不是我希望討論的東西,因為這是十分敏感的政治議題,而確實我又不太在意結果,建與不建,都不太影響到我個人及家庭。

      不過,既然你問到,我又以一名工程師的身份說兩句吧,始終不能作準,是知少少扮代表而已。拿17年前作比較,除了通脹之外,所有原材料價都升到離譜,大家看看私樓就知,97年的建築成本不用1000元一呎,今天2500元一呎,是兩倍多呢。

      今天的工程要填海650公頃,當年好像是填1200公頃左右,但填海的方法大不同。17年前的環保條例跟今天完全不能比,當年填海太方便了,又有削山得來的沙石,可謂手上有乜都倒入海就成。但機場以北的海底是當年棄置建築廢料的污泥區,在今天的環保條例之下,不可能用當年的填海方法,大家可能還記得機管管提過DCM的填海方法,要好像做樁柱般一支支鑽入海底去填。而當年有移山所得的沙石,今天就難了,造價當然貴很多。

      雖然話只多建一條跑道,但看了設計,同時也有新的客運大樓,面積也跟一號客運大樓相約,加上無人列車及行李運道都要走3、4公里的隧道到新的客運大樓,17年前建的只有幾百米,從設計看,成本一定較高。

      最大問題是programme,由於要在運行中的機場旁邊填海建設,又有新環保問題,新填海方法,又要保持飛機升降安全,但又要重建原有海堤,這難度高得很,因此從前只需6年的programme,今天要8年10年,programme拉長會大大影響造價。

      這些資料都是平日留意所得,政府及機管局其實提過不少資料,可能身為工程師特別留意吧,而且,不是專業的話,可能人家說了不少當中的利害關係也聽不懂。大家要留意一下,立法會議員也好,報章作家也好,退休官員也好,他們都未必是專業人士,亦未必掌握最新資料,但其實做這一行的,一聽就知發生什麼事情了。

      不過,話說回頭,我在這些政治議題還是知少少扮代表,這裡還是多討論財務知識,好過辯論這些天天在新聞煩憂著的事情吧。

      刪除
    5. 頗同意Navy的看法,不止香港人付的,這招用者自付反而能收取外國人錢。

      刪除
    6. 感謝止凡兄和Navy! 有些專業知識,一般人真的不知道,真的希望市民學多一些,理性討論多一些,..........亦希望有更多不同的角度和觀點

      刪除
    7. 我說的只算是皮毛,工程界亦分開很多領域,工程師本身都不可能什麼都懂,何況是公眾呢?可惜眼見是不懂的多數最常發聲,懂的都不想發表,令情況很不理想。

      刪除
    8. 我的見解是,如果那些發展項目是非進行不可的,那就應該快快的商議好,快快的「開波」。印象中,長遠黎睇,物價有升無跌。現在嘈造價貴貴貴,一年後、兩年後、十年後,會平尐嗎?如果唔會,又何必拖拖拖呢?

      刪除
    9. 不是所有人都這樣想的。

      刪除
  17. 多謝止凡個blog,花了幾天時間看舊文,實在獲益良多,雖然沒有股票介紹,但教了我釣魚的重要性。

    回覆刪除
    回覆
    1. 花了幾天就看完?你閱讀能力太高了,日後多來留言交流吧。

      刪除
    2. 哈哈,真係呃唔到止凡兄,基本上2010以前大部分未睇。交流實在不敢,還在學習階段。

      刪除
    3. 這也看了幾百篇之多,每篇都用心看及反覆思量的話,所花時間也應該不少。

      刪除
  18. 唔單止議員,好多香港人已經將"為反而反"成為一種習慣。

    關於第三條跑道,我記得有個一向反政府嘅dj係電台公開話反對,又話啲白海豚會點點點,搭少啲飛機咪得囉…,講完之後就2,3個月內連續去幾次旅行,又歐洲又日本又首爾,然後係同一個節目分享,聽完真係覺得佢完全反映咗一班反政府人任嘅行為同心態。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正是今天的問題所在,有理據而反,全無問題,但為反而反就太不要得。

      刪除
  19. 暫時唔起都有其好處的,例如現時建做葉又話工人不足等外在因素,又例如拿拿臨起的高鐵是否白象工程呢?又還有那個港珠澳大橋,會有什麼車使用呢?香港人邊敢開車去大陸,貨物出口又不用經香港港口,甘是否給大陸汽車自由行香港用呢?止凡兄以前都有發文今日全民就業就有10大工程要上馬,他日經濟下行的時候又還有什麼工程可以支撐經濟呢?不是小弟和政滾是刁民,而是這個政府不足以令市民信服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是一個好論點,不過好像政府又解釋過很多次其急切性,若2023年建不成,機場飽和,飛機都改飛別的機場之類。這看來也不算大問題吧,賺少一點,總不會死人的。不過,以經驗看,越遲建只會越貴,這又要考慮一下。

      說到底都是威信問題,當很多市民突然對政治很有興趣,這個社會的事情難以順利,這是我們的現況。

      刪除
  20. 如果你覺得林超英係門外漢,咁我諗你唔會認為前民航處處長係門外漢吧?
    http://www.inmediahk.net/node/20150309a

    唔知你覺得政府如果用佢自己既融資方案去做工程,但超支後又無法再繼續融資時(人心會變,難保到時仲會唔會有人肯俾錢)要好似爛尾樓咁收唔到科?(觀乎現時幾項大基建不斷超支,實在無辦法唔向呢個方向諗)出事果陣點追討責任?
    至於監察,立法會議員而家監察唔到係個政治體制搞出來既問題(你見議員希望用特權法調查有成功過嗎?),而家 D 建制派議員搞到失去功能,但係話分兩頭,如果覺得咁樣就可以用其他方法繞過立法會,咁政府以後乜都玩市場融資都得?我覺得呢個諗法先係最反智既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每人都有不同想法,多謝意見分享。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