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初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初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初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初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初版

2015年6月30日星期二

工作坊24小時內滿座

可能不少blog友都有發現,止凡與巴黎兄搞的工作坊,星期日開始接受報名,巴黎兄昨日發文宣佈工作坊已經滿座,由發文接受報名到滿座,只是24小時內發生的事情,可能不少blog友連有關報名參與工作坊那篇blog文都還未有看見,就已經滿座了,反應之熱烈,實在嚇了一跳。同時,亦可能令不少希望參與工作坊的blog友感失望。


2015年6月28日星期日

巴黎兄工作坊接受報名了

繼今年一月搞的工作坊之後,新一次止凡與巴黎兄的工作坊又開始報名了,資料如下:

名稱:2015年下半年價值投資工作坊
主辦:巴黎和止凡
時間:2015年8月1日星期六下午1:30至4:00
地點:香港灣仔駱克道3號小童群益總會607室
名額:100名
費用:260元,每二人一起報名,每位減20元。

有興趣參加的朋友請到巴黎兄處了解報名詳情。



2015年6月25日星期四

人生第一個商場talk

2014年至2015年間,止凡出現了很多人生第一次,例如初為人父、出著作、報章雜誌訪問、搞工作坊、上電視、在雜誌寫財經專欄等,在昨天還有機會作了人生第一次商場演說,看到下圖演說過程被商場的大電視直播著,這經驗實在難能可貴,就算「樣衰衰」都要試一次,哈哈。


2015年6月23日星期二

與Ricky會面

九十後blogger Ricky暑假回港,特意與止凡相約出來會面,一個午餐時間,天南地北,風花雪月,其實能找到知音人討論分享,的確是人生一大樂事。



2015年6月21日星期日

人生第一個父親節

近期有很多有興的事情可以寫,大家看看政改表決的新聞就會明白,但今天止凡一早醒來,最想寫的就是父親節。自出娘始每年都過父親節,身份都只是兒子,今個父親節終於也有父親的身份了,絕對要好好記錄一下,分享一下感受。

2015年6月18日星期四

「離地」的數字

早前,從朋友口中得知他的一位同事看過止凡的第一本財經著作不讓自己陷入中產貧窮 尋找財務自由的關鍵之路》之後反應頗大,原因是著作對他的啟發很大,亦對他的財務概念產生很大的影響。每次聽到這類消息我都特別高興,繼續以生命影響生命的行動。


2015年6月16日星期二

進修好還是投資好?

早前止凡收到一位朋友的whatsapp,討論一些人生交义點的問題。不少人面對人生的重要決定,很多時都會十五十六,有時實在旁觀者清,所以朋友所給的意見可能相當寶貴。



2015年6月14日星期日

突然想投資德國房地產?

在2015年年初,突然收到一位網友在facebook page的一個message,估計應該因為這位網友有不少資金在手,所以積極找尋投資項目,希望能產生更多的正現金流。這位網友第一個問題很特別,一來就是問止凡如何分析德國房地產市場。



2015年6月11日星期四

以modelling預測股價走勢

曾經間接地聽到一位80後的分享,他是修讀金融相關學科的,現在一家本地銀行內工作,閒時自己研究一下股票投資,所相信的亦是價值投資,但並非止凡常說的生意人角度、複利威力、長線投資之類東西,而是尋找股價走勢,他所指的價值是有否股價上升的能力,跟我常說的價值投資理解有所不同。

2015年6月9日星期二

行業出事未必壞事

可能大家在報章上都會知道工程界近年不斷出事,高鐵事件工程延誤事件,然後每條興建中的鐵路都陸續傳出有機會延誤的新聞。這些延誤工程的後果可謂不簡單,市民不能如期享受新鐵路之餘,更會有數以十億元計的損失,亦有可能有高官或公司高層下台,行走江湖幾十年,一舖清袋,實在人人都不想見到如此景象。




2015年6月7日星期日

讀者質素是筆者最上心的

話說與止凡在imoney同寫一個專欄的財叔於今期imoney出文,文章是講述有關劉鳴煒的訪問,當中亦有談論引起全城關注的概念,就是劉生舉例指月入萬五元的年青人,應該多犠牲消費娛樂,由月儲500元提升至3000元,買樓機會就會大增。這言論被公眾聲討,指其概念「離地」,引起一場風波。



2015年6月4日星期四

投資者要問對問題

早前,止凡與一位80後朋友討論投資,他分享了與另一位朋友的股票討論,內容頗為有趣,今天寫出來讓大家研究一下。


2015年6月2日星期二

未來醫療支出如何預算

facebook page收到網友message,討論有關財務自由計劃中如何處理未來的醫療支出。今天止凡可以三幾年都沒有看一次醫生,這可算萬幸,但的確,他日人老了,家庭成員又改變了,醫療支出不會像今天一樣。若不幸地患了一個長期病,可能把多年儲蓄醫得一舖清袋也說不定,對未來的醫療支出可以如何考慮呢?